执子之手

    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——《诗经》    “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,晓来谁染霜林醉,总是离人泪。”世间最复杂的便是感情,…

    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——《诗经》

    “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,晓来谁染霜林醉,总是离人泪。”世间最复杂的便是感情,便是那无形的真爱。

    几天来,脑海里一直洋溢着《西厢记》里崔莺莺和张生长亭送别时的唯美而凄凉的爱情。在长亭送别的场景,仿佛成为一个美丽而难忘的画面,久久影响着每个见证过他们爱情的读者,这是真爱。在封建社会这个犹如桎梏的围城里,张生和崔莺莺的爱情却终得甜蜜而幸福,那是他们坚持不懈的斗争和永不服输的追求真爱的执着。是什么使王实甫的一管弱笔那般神奇而空灵?是什么使得佛寺中一对情侣的心灵像琥珀般晶莹?是什么使西厢里两个恋人的情感如醇醪班热烈?是真爱,真爱的力量。时间流逝丝毫未磨灭他们之间的缠绵的爱,张生终得状元,荣归故里,风光地迎娶崔莺莺,他们的爱情成为一段千古佳话。可见真爱的力量让分离成为永恒的留恋,让彼此相爱的人彼此信任而幸福。

    虽然,对于已过豆蔻年华的我来说,真爱于我过于陌生,而且我也并不真正的懂得那种情愫,那种莫名的感受,但我可以理解,可以渐渐去感受,可以发现身边的真爱和虚构的真爱。

    偶然间,在《读者》中读到一篇《瓶子村庄》的文章,这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发生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美国加利福尼亚,一对恩爱的夫妻原本过着平淡的宁静的生活,但一次突如其来的灾难摧毁了一切,两个孩子相继夭折,丈夫泥匠不幸折了一条腿,于是丈夫从此整日在酒瓶子里虚度光阴,他一天天就这样颓废下去,可他那坚强而善良的妻子却任劳任怨,在无处安居之时,竟然用丈夫扔掉的酒瓶子搭起了一座玻璃房子,妻子用贤惠和知足温暖了丈夫烂醉如泥的身心。世界上第一个为了驱逐黑暗而筑起的“瓶子村庄”的女子用她的真爱创造了奇迹,唤醒了她所爱的人,不再颓废,充满阳光,充满希望地笑着生活。

    读完这则故事,我的内心被一种莫名的东西而感动,无疑它便是真爱。

    近来,读到日本作家岩井俊二的小说《情书》,在惊叹他巧妙的故事情节之余,又被发生在他,她和她之间的故事而遐想。也许是时间和上帝共同安排的巧合。他和她有共同的名字:藤井树。而另一个她叫博子。可惜当博子深爱的他,藤井树却意外出事故,离开了她,去了遥远的天国。而她对他的爱,却念念不忘,鼓起勇气写了一封封信给曾经他住过的旧屋。而她,藤井树巧合的收到了信,并开始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也许,没有人真正的理解藏在他们之间的爱。尽管博子最终可能会发现他爱的人并不是自己,但曾经拥有的那般珍贵的爱情,使她甜蜜,使她懂得生命的意义。

    尽管是虚构的故事,但字里行间的幸福和爱依然震撼了我的心。

    “撑着油纸伞|独自彷徨在悠长|悠长又寂寞的雨巷|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……”戴望舒的《雨巷》,是为他的前女友写作的。之后,他与穆丽娟相识,并开始生活,年龄的差距,性格的差距,阅历的差距,最终穆丽娟离开了多愁善感的诗人。诗人遇到了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,却失去了那虚无缥缈的爱情……惋惜!

    当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的誓言成为经久不衰的真理,当举案齐眉的画面成为永恒久远的回忆,当一江鱼雁无消息的顾虑成为稍纵即逝的美丽,真爱,开始萌芽,生长,开花……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新富美文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xinfufx.cn/22355.html
新富美文网

作者: 新富美文网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