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水嘉陵,儿时的江南

山水村镇,石板街,吊桥,临江酒楼,茶馆,忽然想起“水村山郭酒旗风”的闲适和浪漫,徒步在布满青苔的石板街上,恍然置身江南古镇…… 但这分明不是江南,却是秦岭山麓的…

山水村镇,石板街,吊桥,临江酒楼,茶馆,忽然想起“水村山郭酒旗风”的闲适和浪漫,徒步在布满青苔的石板街上,恍然置身江南古镇……

但这分明不是江南,却是秦岭山麓的一座山区小镇。小镇太小了,一江碧水,两岸青山,一条铁路,一个小站,几家客栈,半条街,就是嘉陵镇的全部了。

在我五岁那年,父亲带我第一次去嘉陵姑姑家。下了车,高耸入云的大山占据了我幼小的视线。一座座山峰似鬼斧神工,嵯峨遮天。也是在这一次我知道了甘肃徽县有个叫嘉陵的地方,小镇的风貌也在此时烙在了我童年的记忆里。火车,铁轨,吊桥,已让人玩味无穷,美丽的嘉陵江更像一条宽大的绸带缠绕在大山之间,清澈的江水时而平缓,时而湍急,飞溅的浪花常常把我童年的思绪带到山的那边,江的尽头……

这里颇有山城的特色。白天,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南来北往的客在这里交汇,回家的,出远门的,临时歇脚的,都随着火车汽笛的鸣叫而汇入嘉陵的角角落落。夜间,华灯初上,街灯映在江中,江风渔火,别有一番景致。也不知是山依着水,还是水恋着山,这里的村落都依山傍水。山映在水中,水浸润着山,村民们就在这山这水的滋养下生息繁衍,抒写着嘉陵的历史与变迁。姑姑家的房子临江而建,准确地说是建在沿江铁路的隧道上面,也就是说火车在姑姑家的房子下面行驶。不怕你们笑话,在姑姑家一个星期,我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,睡梦中都会被行驶而来的火车惊醒,姑姑家的房子常常跟着火车轮子一起颤动。被火车惊醒之后的我,被吓得躲在父亲的怀里一动不动。

白天,姑姑家的两个哥哥带我上山打松子。二哥带着打松子的工具走在前面,大哥背着我走在后边。也是在那时我知道了松树的果实是可以吃的。松树是长青植物,一年四季都身着绿装。在姑姑家的一个星期里我最常去的地方是嘉陵江,在哪宽阔的河面上,我可以自由奔跑(也可说是天高任我行,岸宽任我自由的奔跑。)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想跳多高就跳多高,在嘉陵江的河岸上拾捡着我童年的花瓣。哪些被我一眼选中的石头,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,乖乖的被我带回姑姑家。

时间过得很快,不知不觉中一个星期的时间到了,父亲要带我回家。我揣着那些可爱的石头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姑姑家,离开了给我快乐的嘉陵。

车子开动的那一刻,幼小的我在心里默默的念叨:“嘉陵我还会再来的,还会再来看您的。”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新富美文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xinfufx.cn/22356.html
新富美文网

作者: 新富美文网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