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淌的河(外一章)

  桨声像苦涩的歌吟,响彻在沉沉的夜里。孤独的我在旋风中站立,发出高更般的天问与招魂: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?    痛苦的心灵涌起潸然泪下的寂寞,血在…

  桨声像苦涩的歌吟,响彻在沉沉的夜里。孤独的我在旋风中站立,发出高更般的天问与招魂: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?    痛苦的心灵涌起潸然泪下的寂寞,血在燃烧,遂成为船上的一盏孤魂般的火。火在液态的夜中远行,融进一道颤动的光亮之中。    跳动的光斑,神秘的河流,一种伟力震慑着我,耳边响起赫拉克利特的名言:“人生无法两次踏进同一条河。”    当然那是时间的河流,盈盈光波,吞没了许多珍贵可爱的事物,甚至语言,甚至情感,一泻千里,没有始,亦无终,永恒地流淌着。    当然那是生命的河流,以特别的触角和耐心,从浑沌的世界走来,向遥远的宇宙走去。啊,宇宙,谁能计算她的年龄?谁又能找到她的源头?    当然那是梦的河流,粼粼波辉,像线性的花朵,在夜的深处流放。    我没有渔人那样旷达,举一张网,捕捉苍凉的岁月。我只有倾斜的小舟,困在沙滩上。我仿佛听到梵高高傲而绝望的呼声:“在生活中,在绘画中也一样,我完全能够没有上帝。但是,痛苦的我不能够没有某种比我更伟大的东西。”或许那才是永不泯灭的的信念吧。    ◆古镇·槐花    古镇的清晨在荷叶上苏醒。屋檐挑出金色的太阳。四月的天空格外高远,几朵白云轻盈地划过青石板铺就的街心。几头水牛慢悠悠地走过小桥,牧童的吆喝声惊起了心灵的小鸟,扑腾着飞上了翠绿的柳梢。    一阵微风送来阵阵清香,抬头仰看,绽开的槐花天真烂漫,脉脉含情,摄走了我的心魂。    啊,槐花,槐花,你是快乐的精灵!在儿童稚嫩的脸上,在少女清醇的眼里,随风飘泊,一路轻扬一路梦幻一路抒情地走过每一条小巷,叩开每扇紧闭的窗户。    啊,槐花,槐花,你分明是纯朴的化身,为四月的古镇带来了温馨,为古镇的四月绽放了浓浓的诗情。    当然,我知道,槐花也有茫然的心事,淡淡的忧伤,一夜春雨,一地落花,咏叹、赞誉、怜爱、惬意,都将随流水而去,消逝在湛蓝的远方。    是的,古镇没有槐花就没有韵味,生活没有槐花就没有生机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新富美文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xinfufx.cn/22598.html
新富美文网

作者: 新富美文网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